获A轮融资 前豆瓣技术总监约半熟人视频开趴 用户日均聊天41分钟

2017-06-01 不说谎的创业媒体 铅笔道 铅笔道

 一头卷发,扎着快冲上天的辫子,这正是PA”创始人清风。


| 铅笔道 记者 石晗旭


导语


对清风来说,每天点开PA”的图标,已成习惯。


每天,他都会在上面跟朋友开个视频聊天;聊着聊着,他的其他朋友或者对方的朋友可能突然闯入,渐渐变成多人视频;期间,大家都认识了新的朋友。


不用花钱,也不用费路上时间,一场线上的party就这样开始。这是清风创业并转型后打造的实时视频社交产品。


2014年,曾任豆瓣技术总监的他决定切入社交领域。首个项目短视频问答社交软件SAY并未获得用户认可后,方才诞生“开PA”这一更直接的产品。


5月初上线至今,PA”用户人均日使用时长41分钟。今年3月,项目已完成A轮融资。



: 清风承诺文中数据无误,为其真实性负责,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,为内容客观性背书。

寂寞社交


2014年春节将至,狂欢前的躁动席卷了整个京城。刚刚从豆瓣走出来的清风却丝毫感觉不到喜悦,心间满是痛苦——既有对豆瓣的不舍,又有看不清前路的茫然。


清风与豆瓣的缘分要追溯到十三年前。豆瓣上线后,互联网从业者陆续涌入豆瓣,工作地点大多聚集在中关村一带;清风也是其中一员。


为了方便大家约饭,清风创建了豆瓣小组吃喝玩乐在北京。因为时机不错,在没有推广的情况下,吃喝组长年盘踞在城市常去小组的榜首位置。


2008年,已是豆瓣重度用户的清风抓住机会进入豆瓣工作。此后五年多,他一路做到技术总监,基本豆瓣所有能说得上来的产品,都和我有关系


虽对豆瓣感情深厚,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让清风渐感疲惫不堪。回忆起当时,清风只觉特别闹腾,非常非常混乱。心力交瘁下,清风作别豆瓣,决定停下来歇一歇。


离职后,清风重新参加起吃喝组内的聚会。某个晚上,他在潮汕牛肉丸的香味中,静静倾听五六个年轻人的诉说,关于北漂,关于约,也关于爱。


经济飞速发展,人口迁移剧烈。很多人斩断了原生的联系,来到这个城市,寂寞是常态。突然来到一个灯红酒绿的城市,想没有故事都难。


这一切让清风觉得有趣极了。他在豆瓣上开了专栏寂寞社交,记录他听到的或者主动采访的寂寞故事。一写就是一年。


转眼吃喝组九周年已至,组内已有40万成员。这一年中见过的组员都建议清风搞一次大趴。他想了想,觉得凑个五六十人、包个酒吧应该没问题。


筹备前,清风在组里发帖公布计划。没成想报名踊跃,几百人蜂拥而至。最终,聚会定在雍和宫新光天地,卖出500多张门票。


惊蛰这天,清风站在人群中,看着陌生而熟悉的组员在一个个游戏环节中很high的脸,他更确切地感受到年轻人强烈的社交欲望。


这让清风不再茫然。他决定切入社交品类创业。

视频问答碰壁


在清风看来,传统社交软件中个人介绍都以图文展示,不够直接。能不能结合视频和群组,打造一款更好玩的产品?他决定一试。


创业热潮中,清风带着想法只见了几个投资人就敲定了天使轮融资。早前,投过豆瓣的投资人在清风主持的豆瓣年会上就对这个年轻人有印象;再加上吃喝组的背书,20154月,该投资人决定投资。


谈融资的过程中,对方直接建议清风多融些钱:毕竟第一次创业,你很容易交学费的。这让清风感动至今。


此后,清风拉上技术、设计、运营三个合伙人,摸索产品形态。在团队看来,社交中除了露脸,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根本还是想法契合。


短视频问答的形式就此确定。官方预设一些问题,用户使用时,可以通过录制短视频针对感兴趣的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;后台会根据回答等,为用户匹配可能感兴趣的人;在此基础上,双方可以进行社交。


年中,SAYDemo版上线。清风找来吃喝组”100多组员测试。种子用户虽觉得玩法新颖、页面好看,但都觉得拍摄动力不强,毕竟拍视频感觉有门槛;他们对加些好看的滤镜、用户间指定答题等功能的诉求也比较高。


团队根据反馈调整后,于年底推出正式版。春节时,官方话题女生啪啪啪之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引爆微博,完成一波低成本的宣传。


经过近一年的时间,SAY的用户渐渐增至10几万。团队却不得不面对活跃度不高的问题,“视频拍摄的量并不大”


用户进来后觉得和快手、秒拍没什么区别,而且模式仍是批折子社交,大家进入social状态后仍是通过点赞、文字交流,产品再难提供新鲜的刺激;而且用户当下想表达的东西,隔段时间再回复可能就没了表达欲。

转型实时在线视频趴


考虑到用户的这些需求,清风打算转型,做款刺激感更高的产品。他决定放弃异步社交状态,往前走一步,直接做实时视频聊天。一进来就看见活人,不费力,还能实时互动。


再加上群组属性,产品可在线上模拟线下party的场景:添加好友后,双方可以进入彼此实时进行的视频聊天;朋友间可以互相引荐,以此扩大圈子规模。


群组视频聊天的模式确定后,去年年底,团队在SAYiOS版本中悄悄加入PA”的功能,试探用户反应。很简陋,就一个图标在页面上。


彼时,清风一方面担心产品起色不大、转型不成功,另一方面忧虑资本寒冬下存活的难题。当时身边公司陆续倒闭,我们账上虽然还有钱,但下一年怎么办,完全不知道。推广也捉襟见肘,只能完全停掉。


好在公司只有8个人,创始团队就占了一半;连清风自己也要每天写代码,我们就很省钱啊


用户对PA”Demo版本的反应也让清风还算满意,每天人均10多条的私信量说明用户还是正常在约嘛


这一数据没差到让团队觉得不值得干。因此,即便资金略显紧张,未来也尚未清晰,团队仍旧继续坚持着。


挨过漫漫寒冬,令清风意外的是,今年春节后市场居然喜迎资本回暖。他带着PA”的思路,陆续接触了十几家投资机构。


三周后,甚至还没来得及完成BPPA”便敲定了A轮融资。其实跟这一轮的投资机构接触比较早,他们很早就在跟我们的项目了,因此这轮出手很快。


资金到账后,团队加紧开发产品。5月初,SAY彻底改名为PA”,并上线iOS版本;一周前,团队正式推出PA”安卓版。


 “PA”App


上线至今,PA”用户人均日使用时长41分钟,总通话时长正在逐日增长。目前,团队尚未进行任何推广,新增用户均通过种子用户口碑传播获得。


作为PA”的忠实用户,清风觉得这种沟通方式非常健康,不管是异地恋情侣,还是一群狐朋狗友,可能没那么多时间线下聚会,线上实时聊天就挺好;还可以认识一些新朋友。因此,他计划加大推广的力度。


此外,产品迭代也在继续中,如推出类似Faceu那种萌萌哒贴纸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