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样才能有中国芯和操作系统?

2018-04-23 许式伟 许式伟 许式伟

这两天被梁宁的《一段关于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的往事》刷屏了。我转发是因为我自己也算参与了这段历史,虽然属于旁支情节。文章中说到2003年俞慈声遍邀国内外高手一起破解微软的文档格式,据我所知可能老大们并没有想到金山的WPS,至少当时我对这事毫不知情。2003年金山WPS部门正在干一件雄心勃勃的大事,就是把之前的版本放弃,从零开始开发下一代的办公软件,内部代号V6。这个版本的WPS从2002年底开始,直到2005年才做出来,最后以WPS Office 2005之名发布。2003年金山已经非常了解微软的文档格式了,WPS Office 2002是金山的格式兼容之战,全面兼容微软Office,Office三套件(Word/Excel/PowerPoint)格式全部支持读写。而之所以2002年底重写整个系统,同样是基于格式兼容的战略地位,要从核心的排版引擎算法级别做到完全兼容,从而确保所有文档尽可能不跑版。至于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没有人知道WPS已经干成了这事,而遍邀国内外Office高手但是唯独没有邀请WPS,我就无从得知了。


话题回到我想说的,怎样才能有中国芯和操作系统?


要分解这个问题,首先要理解芯片和操作系统为什么难做。芯片和操作系统的价值如同大厦的地基,如果一个大厦建成了,你说我要换掉地基,这自然比登天更难。芯片和操作系统构建了整个信息科技的基础,这座大厦太大了。


但是机会还是有的。登天虽然难,但是我们已经做到了。做芯片和操作系统,同样是可为的。


我认为要做成芯片和操作系统,最重要需要构建的是对未来的预判能力。芯片和操作系统的迭代,和时代发展潮流分不开的。PC时代成就了Intel和微软,移动时代成就了ARM和iOS/Android,AI时代成就了英伟达和谷歌TensorFlow。要干成,首先要预见转折点,比别人先一步在那里把地基打好。


当然预判是有风险的,你可能地基打好了,但是发现大家根本不往那里去,你的投资就打水漂了。


所以为什么没有中国芯和操作系统?最本质的原因是中国人创新精神不足,不愿意承担失败的风险,怕失败。前段时间,我在七牛内部群转发了张春晏写的《其实,硅谷最会玩的是“失败”》,我说这就是七牛最想干的事情。我希望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,让失败更轻、更快,让同一个公司可以失败更多次,让社会可以有更多的失败。我们要把“失败”当做科学玩透。


唯有如此,才会有中国芯,才能有自己的操作系统。


我其实并不太喜欢政府主导的中国芯和国产操作系统项目。政府决策层的出发点当然是好的,但是执行会弯,因为这些执行的人无法匹配芯片和操作系统对人所要求的胸怀。所以,上面出现遍邀国内外Office高手却把金山WPS排除出去,并不奇怪。


芯片和操作系统,本身的巨大利益已经足以驱使市场去做这样的事情。政府如果非要做,我认为只需要关注整个创新的气候建设,让大气候有利于创新的小公司。比如面向中小高科技企业去减少税赋(几百万对大公司来说不是事,但是对小公司来说这就是救命钱),少折腾他们,让他们找政府办事的时候少跑几趟。


对于中国有自己的中国芯,有自己的操作系统,这事必然会发生,而且会是接下来这十年的事情,这是历史趋势决定的。不需要大家去忧国忧民,这事自然会发生。


我以我相对熟悉的操作系统来说说这是为什么。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历史机遇,足以出现新的操作系统?


机遇一,是移动浏览器之战。浏览器其实就是WebOS,微软当时为什么对Netscape那么紧张,因为浏览器如果被人家拿走了,Windows 就只剩管道价值了。


可能有人会说,移动浏览器不是已经有Chrome,Safari了么?我想说的是,那只是PC浏览器的移动版,不是移动浏览器。


今天谁更像我说的移动浏览器?微信。微信账号+微信支付+小程序,构成了移动浏览器的所需要的全部特征。


所以微信和手机厂商(Apple和谷歌)必有一战。微信成了,中国就有了第一个自己的操作系统。


机遇二,IoT 市场。物联网设备有其特殊性,移动操作系统未必能够完全满足,所以 Android 才会有专门的物联网版本。但是 Android 之外有没有机会?当然有,因为现在 IoT 整个大厦并没有建起来,是操作系统厂商最适合的阶段点。


谁在做这个操作系统?阿里。阿里如果干成了,中国也就有了自己的操作系统。


他们能不能干成?我认为大概率能够干成。


所以会不会有中国芯和操作系统?


会有,自然而然。